www.flickr.com

6/02/2007

「心情」都什麼時候了,還指責扔雞蛋和社運的是非 ...

最近,因為樂青的人去捷運局再度抗議,引發了網路上又一小波的討論,這串東西又亂又長,有興趣的人請參閱下面兩個黑米上的相關連結就可以了:
1968 » 給中天記者許少蘋的公開信
誰扔的雞蛋?

當樂生保留的議題在今年比較多人開始傳遞的時候,有下面這些高分貝的意見:

這不是專業社運人士用的方式
我所認識的專業社運人士沒有人參加
不應該對政府施壓,應該要找政黨人士的奧援
不應該找台聯立委
不應該罵蘇前院長
不應該找謝系
應該要請謝系和呂副等可能對人權議題有幫助的人士
應該要找蘇系當權的來談
應該要找周縣長提出陳諾
不應該找周縣長而該找台北市長
應該要找台北市議員
應該要找台北縣新莊區議員
不應該找立委和議員
應該要找反對黨(這個 ... 講這句話的人忘記整個樂生療養院的歷史可以回朔到國民黨執政年代啊)
不應該找政黨人士,這會變成政治問題
這應該要拉高到政治議題才會有效果
學生不應該參與
學生參與可以降低政治對立
怎麼不去肉身擋工程車,這才能顯示決心
怎麼可以示威抗議,這只會讓人模糊焦點
怎麼沒有去和新莊居民溝通(其實已經有不少人默默在做了,只是很多人不知道)
樂青不肯和當權人士合作,得罪了所有想幫忙的人
樂青過去的所做所為惹人厭
....

這邊只列舉了網路上贊成或反對的部分意見,要是好好整理的話,我想可能可以列個上百條沒問題

重點是:其中有多少是互相矛盾的建議和立場,或說是【是非】?

而樂青在這麼多的不同意見中,持續他們與樂生站在一起的理念到現在

所以,關於扔雞蛋抗議這件事 ........

借一下大豆敘述的文字,改一下主詞就變成了:

我今天不是認為樂青的行為對,也不是認為扔雞蛋的問題不值得被關注,我譴責樂青這次抗議的作法,因為已經太多人罵所以不差我一個,我當然可以再寫一篇文章來罵樂青,可是那樣沒有意義。

下面是小梅子說的:

因為在時間如此緊迫的當下,樂青居然只有零零星星扔雞蛋,而沒有更激烈的抗議表現,這真的應該要被【譴責】......

2 則留言:

潘宣吾 提到...

大豆有點想法。

的確,樂生的情況,根據樂青的說法是日漸急迫,問題是採取什麼樣的手段才能達成目的,很遺憾的說,我想不到任何一個「儘管不擇手段去作」就可以達成目的的方法。

扔雞蛋沒有改變什麼,扔雞蛋並沒有使樂青與樂生的處境變得更好,如果扔雞蛋樂生就可以不要拆,那麼樂青扔多少雞蛋或許大家還能認同。

可是不要說是雞蛋,就算一把火把捷運局給燒了,樂生的處境恐怕不會比現在更好。

套句小梅子的話說:「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扔雞蛋的問題上替樂生辯護」,老實說,台北市政府想作什麼就作什麼,連總統府跟中央政府都管不住,何況只是幾個無權無勢的學生? 何況這些學生試著讓大眾對他們反感?

別管雞蛋了。

小梅子 提到...

大豆你好

如我前面所說,各種高分貝的意見不斷出現,看的出來你對這個議題是希望可以採用政治議題的方向去操作,而光是這個方向,你可以看看酥餅或是其他人的部落,很多人是建議樂生議題最好不用變成政治議題的(或說,樂生議題不該和任何政黨接觸)。

也有很多人是直接將這個議題和樂青的作為畫上等號。

真的想為這個議題做點事情,就去做吧

光談論雞蛋真的是眼界小了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