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4/26/2018

成功國宅三房兩廳兩衛一陽台 出租

成功國宅三房兩廳兩衛一陽台 出租
(39.3坪;12/17F;家具全)

蒙福之地、喜樂居所,名師設計,裝潢三年自住,最適溫馨小家庭 !

大坪數、高樓層,客廳餐廳兩面採光空氣對流, 近科技大樓捷運站、台北教育大學、遠企,交通方便。

附近有大安托兒所、建安國小、大安國中,文教特區,成功市場、頂好超市、郵局就在社區內,生活機能超強。

超大中庭廣場、週末有藝文表演,24小時警衛,汽機車無法進入,老人小孩全家安全。

本屋不可設置神位神像、不可燃香點燭

租金:47,000 可議
押金:兩個月
租期:兩年
管理費:400元/月
車位:可談,費用另計

不可養寵物 東西座向


7/11/2014

Uber 與 使用心裏階層 的一點想法 - 影響計程車司機收入?

前陣子有幸坐到白色 Uber 車種

最近很多人在討論 Uber 在台灣,對於計程車司機收入與市場的影響,有些文章悲觀且批判地指出 Uber 會大量侵蝕計程車司機的收入,有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

我覺得這些推論有一些邏輯與模型上的不足,因為目前所謂的手機打車,嚴格來講有分不同的「使用心裏階層(不見得連動到實質財富)」。

以台灣目前比較常見的兩種打車軟體(含付款功能)來說,Easy Taxi 的使用者和目前計程車的客群是完全重疊的,因為費率相同,所以使用心裡階層想的是:「希望隨時有車」,因此比較的對象是類似台灣大車隊App 這類的服務,假如今天台灣大車隊 App 也綁定了付款機制,「且隨時都有車」,那麼 Easy Taxi 就會很辛苦了。但不管 Easy Taxi 推得好不好,都不會大幅度的降低既有計程車司機的收入,只是分潤的對象可能轉移了。

而在台灣,由於 Uber 的費用仍比一般計程車為貴,所以使用心裡階層想的是:希望乘坐體驗好一點,再來才是希望隨時有車、希望便宜,因此 Uber 會不會影響計程車司機的收入?我覺得會影響一部份,但影響計程車司機的層面會比很多人預期的小(除非 Uber 的價格降與一般計程車費率,那這時候比較的基礎就還多了是否隨時都有車)。

而我覺得Uber 最大的短期影響可能是類似和運租車、短期商務租車、機場商務接送等業者,但 Uber 的合作對象其實現在很多就是這些業者,因此嚴格來說,對這些業者而言,反而可能會擴大一些業務叫車管道,不會降低司機的收入,只是分潤的對象可能多了一層。

另外一個長期的影響對象是私家車市場,可能有些人就乾脆不買車了(或少買第二台車),而改坐 Uber,所以反而是賣車的市場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

3/25/2014

先母 梅許以謹女士(梅媽媽) 追思禮拜


各位好友,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關⼼與代禱,梅媽媽已於2014年3月15日清晨睡夢中,在兒女陪伴下,於台大醫院安息主懷,享壽82歲。

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梅媽媽息了她世上的工,如今安坐在神的腳前。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在難過中確有一個安慰的源頭,我們真知道在天家將會重聚,所以我們在不捨中仍有喜樂盼望。

我們謹於2014年3月26日(星期三)上午⼗點,假臺北靈糧山莊為母親舉行追思禮拜。當日適逢上班期間,各位好友⼼意到即可,懇辭奠儀、輓聯。

我也幫梅媽媽做了一個網站:http://www.standbyme.com.tw

1/02/2014

「微書摘」微公司,我第一


本書詳細敘述了2007年日本企業家獎獲得者、“A one精密”公司創始人兼董事長梅原勝彥的企業經營理念以及獨特的人才管理理念,道出了中小企業的生存之道和成功奧秘。A one精密是一家微公司,主要從事彈簧夾頭的制造,但它佔據了日本國內60%的市場份額;頂住大公司的價格沖擊,連續37年保持著毛利潤率超35%的盈利紀錄。2003年公司上市

梅原勝彥,1939年生于東京,12歲開始邊在工廠里工作邊在夜間中學上學,並順利畢業。1965年開始獨自創業。2007年,他獲得日本企業家獎,成為備受矚目的知名企業家。因此,本書也是一位成功企業家的人生勵志書。 

梅原先生是現代人眼中的老派,但他謹守做人跟本的道理:
1。要有堅定的志向,有志者事竟成
2。做生意基本原則,高品質、公道價、短交貨期
3。員工管理原則,老闆需要以身作則,善待員工
4。下策留錢、中策留店、上策留人
5。毫不吝惜的把錢投資在應該用的地方
6。投資可折舊的設備,應付隨時可能的臨時需要
7。蕭條期是為下次的繁榮做準備,不隨意降價,平常售價就當考慮進去

11/27/2013

「新聞」李安澄清:新文化報的專訪是編造的

最近因為金馬獎的關係,相關的新聞很多,李安導演身為評審團主委,很多媒體都引述他的話報導。其中,中國時報有一篇報導:李安失望台灣商業片 不會進戲院,由於用字遣詞不太像是李安的口吻,故新聞刊出後引起許多人的懷疑。

該報導據稱是引用自大陸媒體「新文化報」的採訪改寫。


結果這篇新聞出來後,自由時報也有一篇報導「金馬》李安駁《中時》報導 稱沒受訪」寫到:李安今天受邀參加「台灣電影文化中心」成立諮詢會時有些動怒,他駁斥:「我沒有接受那個訪問。」



網路上搜尋一下就可以找到新文化報的相關報導:金馬獎評審團主席李安:台灣電影幾乎就兩類。據新文化報 特派台北記者 殷維表示,他是在凌晨四點採訪到李安導演的。前半段講的是評審團的投票歷程和部分感想,後半段講的是台灣和大陸電影的一些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