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flickr.com

8/14/2009

「新聞」颱風過後,總統成為民眾憤怒的對象 Taiwan President Is Target of Anger After Typhoon

下面這篇報導的翻譯來自於紐約時報 8/13 的新聞 - Taiwan President Is Target of Anger After Typhoon,英文翻譯來自於 mlkj24 的部落 - 紐約時報對馬英九處理颱風的報導

翻譯文轉載
---------------------------------------------

如果馬英九總統覺得他在星期三巡視災民中心時可以得到總統般的對待,那他錯了

當他走進一個被當作搜救直升機停機坪的足球場時,馬英九被憤怒的群眾圍住,指控他的行政團隊動的太慢,不能幫助臨近山區那些還被困住的人。這些指責(原文用insult:污辱)大量地攻擊馬,汗水浸濕了皮膚,全都被電視Live拍起來了。

「救救我們,人們快死了啊」,居民吶喊著,揮舞著手作的標語上面寫著「政府不顧人民性命」。

兩天前從他被泥濘掩埋村落,步行出來的陳姓民眾說總統應該花少一點時間在視察,而多花時間在協調救災。「這是一場戰爭,不是一個政治宣傳」,陳先生用所有人都聽得道的聲音吶喊。

莫拉克颱風,五十年來襲擊台灣最嚴重的天然災害之一,也成為馬英九政治生涯中的不愉快經驗。前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去年才在總統選舉中大勝,但現在聲望直直落。

已經至少奪走六十七條人命,還留下許多失蹤人口的大風水,已經變成可能影響他政治生涯的考驗了,或是說提供了在野黨攻擊馬英九,以及非常吸引媒體注意的理由。

在稍早,星期一巡視成為水鄉澤國的國家時,馬英九似乎對某個正在尋找他父親的人,答應給一台挖土機。兩天過去,在無法說服官員通融,無法拿出抵押品下,李先生被迫只能用他自己的工具挖出他老爸被泥土覆蓋的車。

「這哪門子的幫助?」李先生問TVBS說。

就像大多的自然災害一般,有許多指責礁鄉出現。但星期日莫拉克的災情明顯時,馬英九批評中央氣象局的預報不準,讓這個國家許多部分多泡了三四天的水。

星期二,政府的調查部門監察院說,他們會看是否有官員需要為這次災害負責。

「如果沒有任何懲治行為,我們會彈劾彈劾再彈劾直到他們做到我們想的」,監察院長王XX說。(譯按:你吃屎比較快)

大多數人都領教到莫拉克的威力,它在某些地方下了超過八十英吋的雨,高漲的河流淹過了橋樑,造成掩蓋整個村落的土石流。一個週末,颱風在中國、日本以及菲律賓都帶走一些人命,但最致命的傷害在南台灣的某個孤立村落中造成。

搜救官員無法預估死亡以及失蹤的數量,因為許多村落失聯。從這些村落倖免於難的人說,數字可能會到上百人。

擁有一千三百人,位在高雄縣深山的小林村五十歲農夫林先生說,該城鎮大部分的地方都完全被石頭以及泥土覆蓋了,幾乎無法辨識他的家。

「沒有人可以從那種情況活下來」,他說。

他說至少有六百人,包括他的父母,在星期日早上六點左右被沖走。在村落邊界的倖存者,約莫四十人,在大雨中的空地等了三天,直升機在星期二才到來。他說另一群約三十人,包括他的弟弟,在另一個山谷中等候救援。

「我希望政府動作能快一點,因為他們沒東西吃了」,他在見過總統後說。

一整天,從晴天到大雨,直升機在旗山中學的操場起起降降。早上帶去補給品,下午他們返回帶回了赤腳的民族村村民。

螺旋槳在草地上奔跑著的生還者頭上轉著,一群人哭泣著急著找尋他們親愛的人,或是問別人是否有下落。「你有看到我媽媽嗎?」一個婦女一次又一次尖叫地問。沒人回應。
受傷者被送上救護車;計程車以及休旅車則帶其他人。在直昇機起落的寂靜間,人們擔心著無情的雨水,或是抱怨說空投太多泡麵了,裡面根本沒有爐子以及水可以煮。

其他人只是為之前三天的災害搖搖頭,太多人還與外界失聯中。

23歲,還無法與桃源鄉親戚聯絡上的法律系吳同學,想在馬英九隨扈還沒注意到將他保護走時,跟馬英九講一些話。她說如果馬英九願意聽的話,她希望馬英九可以派出更多的軍人到山上,用更多的軍用直升機搜救,以及接受外國的援助。「如果有兩萬人無依無靠但只用了三十輛直升機,很多人會死掉啊」她說。「我對總統不接受外界的救援感到生氣。」

---------------------------------------------

願上帝的憐憫臨到台灣地土

沒有留言: